茶文化.回文茶聯

三副茶館回文茶聯 回味與不堪回味

作者:任采真

一杯茶 日子添味;一茶聯 人生小歇。(pixabay)

  人氣: 458
【字號】    
   標簽: tags: , ,

文人的茶會華宴,不能無茶詩!清雅的品茶之館,怎能無茶聯!有一種容易讓人印象深刻、賞得會心之樂的茶聯,就是回文茶聯

茶坊回文茶聯

回文詩入了茶聯,成了回文茶聯,一言兩語、前啟后和就點出店家的“氣色”、特色,意蘊流長往復,令人難以忘懷。

老上海曾有一方“天然居”茶樓,主人請來某文人潤筆作茶聯,要以樓名“天然居”嵌入門楹聯上,藉以提升茶樓的清雅意境,創造飲茶的游藝趣味。文人寫下“客上天然居”,主人等著下聯,文人說聯已成,反讀即是。

把上聯倒著寫,成了下聯。于是就成就了天然居這一副匠心獨具、又似自然天成的清心回文茶聯:

客上天然居
居然天上客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品出了天然居的“仙味”,飲茶者成仙客,來樓者如入仙境,美哉、妙哉,豈不醉人!

因為回文詩的用韻、形式要求苛刻,所以好作品難得。回文茶聯主要是一種飲茶生活的游藝表現,對一般庶民而言,感受到回文的妙趣和雋永的機智、韻味勝過其形式、用韻表現的完美,所以人們就放下對其形式的苛究,直賞其趣。

這一副回文聯到今天一直有人給它對下聯。例如:“人過大佛寺,寺佛大過人”、“僧游云隱寺,寺隱云游僧”、“齋成瑞聚永,永聚瑞成齋”……等等,還一直沒有令人滿意的絕配。

一副茶聯的奇趣和妙處從古一直回蕩至今,妙音不絕,雖說不是蕩氣回腸的激情,只是一種清心適意的趣味,也能引人上窮碧落下黃泉,窮智搜腸以求和。回文茶詩蘊妙趣,就在回甘藏余韻!

老舍茶館”回文茶聯 不堪回味

說到“茶館”,很容易讓人聯想起上世紀中國名作家老舍。老舍曾以老北京的某茶館為場景寫了《茶館》一劇。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有人在北京鬧區開了“老舍茶館”,也有兩副回文對聯,呈現老北京飲茶的民俗味兒,以同名之作觸發回味。其中入門一副是“前門大碗茶,茶碗大門前”。

“老舍茶館”坐落在北京前門大街上,茶聯把它的具體位置寫進去了;以大碗泡茶是老北京的街坊俗民茶特征,茶聯把這“大碗茶”的傳統點出來了。

接著一副是“滿座老舍客,客舍老座滿”。這聯既點出了茶館的藝文特色,展現茶館生意滿座的愿景,同時,“滿座老舍客”又帶進了上一代中國名作家老舍(公元1899~1966年)與茶館的一段歷史。

老舍是出生于北京的滿州正旗人,漢名舒慶春。老舍對中國社會變革燃著熱情,對共產黨的政權抱著無知的幻想,但最后讓他無助地走上自殺之路的就是暴政專權的中共。

自1950年起,老舍連連寫了一些作品歌頌中共邪黨,1956年到1957年,老舍話劇《茶館》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催生了。《茶館》一劇以北京某茶館為故事場景,反映清末到民初50年間的老北京的人物、風俗與民情。

其實,走過那時空的人,腦中的歷史記憶如果沒有被擦掉的話都知道,對老舍來說,《茶館》企圖以“舊社會”反襯所謂的“新政權”,卻給自己引來了悲慘的命運。老舍地下有知,當是凄凄、慘慘、戚戚,苦澀不堪回味。

老舍積極投入被中共利用的文藝戰陣,作宣傳前鋒、“改革樣板”,努力緊跟著中共搞整人“運動”。然而在文革時期,老舍自己也遭受政治運動無情燒身。一場又一場殘酷的批斗和毀壞性的打擊,讓他走上死路。

在1966年8月23日那天,老舍又遭受一場猛暴的批斗和酷刑爛打,當他返家時,迎接他的卻是緊閉的門扉,門里被中共“改造”了的妻子、兒女都和他劃清界線。凄慘不堪的他當夜就投了太平湖自盡。錯誤的選擇、背叛良知的走樣演出,帶給老舍的是痛苦不堪、凄慘無助的結局。

如今說“滿座老舍客,客舍老座滿”這茶聯,雖是工工整整的名對,內容卻是十足不對味兒,不堪回味!清茶摻了政治的料,就走味了!在時日的變遷中,政治斗爭要變啥料、成啥味,都無法預知呢!

歸正人心,回到清清茶世界,足以忘塵!@#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臺。
  • 日本“煎茶”之祖的“茶神”賣茶翁以大唐“盧?正流”自喻,把吃茶風尚從日本貴族、權貴階層普及到庶民大眾和文人雅士之間。
  • 讀過回文茶詩嗎?人說回文茶詩奇趣無窮,與好茶同為一絕。宋代的大文豪蘇軾(號東坡)對茶情有獨鐘,他的回文詩《記夢回文二首并敘》詩史上少見,吟之頌之,回還往復,余味回蕩,好像好茶滋味口中回甘,久久不絕。
  • 這茶詩中有茶味,茶味中有人間的寓意,茶詩中有深厚的人間情誼,全部都濃縮入55個字的“寶塔”中。《茶.一言至七言詩》玩了寶塔的形狀,是一種高妙奇智的文人雅趣,是誰為誰作了這首奇趣的寶塔詩?內容說了什么呢?
評論

特码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