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真人蓋世張三豐

【千古英雄人物】張三豐(12) 巴蜀之緣

千古英雄人物張三豐(大紀元制圖)

  人氣: 5578
【字號】    
   標簽: tags: , , ,

四、神物留甘州

古甘州是現今的甘肅張掖市,夏朝時,甘州為西羌地,中華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這里繁衍生息。漢武帝在此設張掖郡,取“張國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絲綢之路”上一顆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譽。

明王兆云輯《白醉瑣言》、明楊儀撰《高坡異纂?張三豐傳》及《甘州府志?仙釋》等都記載張三豐在甘州留下幾件神奇的遺物。乾隆《盛京通志?仙釋》說張三豐曾于甘州張指揮園中羽化升仙,但又在其它地方多次被人看到。道家大道的修法是在他修成之后帶著身體,道家性命雙修,肉體也要修成,道成之時的肉身已經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身體,這時的肉身已經完全被另外空間的高能量物質轉化,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張三豐大道成真,因有未完成的使命,使了個神通,將大道文化留給古樸的民族。

在甘州西門內之祠——當時是三豐庵,有張三豐回文詩,順讀、倒讀皆可成詩:

“橋邊院對柳塘灣,夜月明時半戶關。遙駕鶴來歸洞晚,靜彈琴坐伴云閑。燒丹覓火無空灶,采藥尋仙有好山。瓢掛樹高人隱久,囂塵絕水響潺潺。”(《回文詩》)

張三豐在甘州留下一個藥葫蘆,人若有疾病,拿一根草投入其中,第二天煎湯,喝完馬上就好。定西總兵在家宴請守臣并請藝人演雜劇,總兵將藥葫蘆拿出給大家傳玩,藥葫蘆忽然自己震碎。藥葫蘆乃張三豐神物,如有不敬,自然不再留世。

張三豐在《蜀市題》中表明自己的葫蘆乃無價之寶:

“朝隱青城暮入峨,蜀中來往閱人多。眼看白日忙忙去,口唱藍仙踏踏歌。一個葫蘆無價寶,兩川風月安樂窩。山林塵市遨游遍,到處題詩認得么。”(《蜀市題》)

張三豐在甘州還留下一幅八仙過海圖,中間有個壽字。甘州都指揮得到八仙過海圖,將其懸掛在大堂,不知這是個神物。一天有親戚來家住,晚上聽到海濤洶涌聲,還以為黑河壩倒了,告訴主人,發現其聲從圖中發出,方知八仙過海圖與另外空間相通。

“張三豐在甘州留三物而去,其一蓑笠,其二為藥葫蘆,人有疾者,或取一草投其中,明旦煎湯,飲之疾立愈。其三為八仙過海圖,中有壽字,有都指揮得之,懸于堂,未以為奇。一夕有親故假宿,聞海濤洶涌聲,以為黑河壩倒。明旦告于主人,主人怪而物色之,始知其聲從圖出也。后皆為中貴取去。”(明王兆云《白醉瑣言》)

八仙指八個道家神仙,為漢鐘離、張果老、韓湘子、鐵拐李、呂洞賓、何仙姑、藍采和及曹國舅。“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是在民間流傳最廣的神的故事。張三豐有詩談到他與呂洞賓同游洞庭湖:

“這回相見不無緣先生句,訪道尋真數十年。雅度翩翩吹風笛,雄風凜凜佩龍泉。
身從海岳來斯地,手拂湖云看遠天。愿學先生勤度世,洞庭分別到西川。”(《洞庭?呂純陽先生》)

佚名,《八仙圖》,美國巴爾的摩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
佚名,《八仙圖》,美國巴爾的摩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

五、馭鸞巴蜀

“六合是我家,二曜為我燭。
我雖遼東人,游蜀似還蜀。
淡淡巫山云,彎彎峨眉月。
鮮鮮錦江波,熙熙巴子國。
到處闡玄風,顛狂自恰悅。
鸞馭止何方?又到青城宿。”

一曲《還蜀吟》道出張三豐的巴蜀之緣。巴蜀就是今天的四川,是中華歷史文化薈萃之地。古人將上下、東南、西北稱六方,六方相連為六合,意為天地之間,二曜指日月。張三豐駕馭鸞鳳仙鶴遨游四方,天地之間為家,日月為燭,詩中洋溢著得道者的大自在。

張三豐與蜀地、蜀人有前緣,因此“游蜀似還蜀”,“到處闡玄風”。張三豐在《入蜀》中抒懷:“最愛峨眉峰頂月。”

“劍門雄壯蜀山高,飛去飛來鶴亦勞。
萬點蒼尖分歷落,千重碧嶂幾周遭。
時時牧笛吹秋草,處處樵風吼暮濤。
最愛峨眉峰頂月,清暉白上道人袍。”(《入蜀》)

明洪武年間,明太祖封子朱椿為蜀王。此時川中安定,人們安于逸樂。張三豐一日方冠博帶,神采翩翩見蜀王,勸他修道。蜀王椿不喜道,但羨慕張三豐老而益健,行走如飛,欲留張三豐,張三豐笑吟:

“等閑釣罷海中鰲,一笑歸來祖晉陶。
花吐碧桃春正好,筍抽翠竹節還高。
心懷鳳闕龍鱗會,身寓龜城馬足勞。
何必終南論捷徑,宦情于我似鴻毛。”(《題玄天觀寄蜀王》)

張三豐告訴蜀王自己其實是張三豐,將和海島的仙人去遠游,做藩王雖好,無所求才能避禍。蜀王椿作詩送之:“吾師深得留侯術,靜養丹田保谷神。”蜀王后來避過削藩之災。

張三豐曾寄居成都環衛姜指揮家,而人不識。張三豐常戴一頂大斗笠,可是再小的門出入也不妨礙,他隨手折下枯梅枝,插到土里就能生長,特點是花頭向下,因此成都當年還有“照水梅”一說。

“往往來來度有情,葫蘆游戲錦江城。身藏大道無人識,只愛梅枝插土生。”(張三豐《成都留題姜氏家》)

《邛州志》載:張三豐云游名山至成都,居住青羊宮一個多月,然后來到大邑鶴鳴山。鶴鳴山北依青城,南鄰峨嵋,西接霧中,為道家名山,有二十四洞,山有石鶴,千年一鳴,鳴則仙人出。

張三豐入山時,石鶴復鳴。張三豐在《鶴鳴山》中寫道:“沽酒臨邛入翠微,穿崖客負白云歸。逍遙廿四神仙洞,石鶴欣然嘯且飛。”

《張三豐全集》記載:“洪武末,有道人游邛之鶴鳴山。山有二十四洞,應以二十四氣。道人入山時,石鶴復鳴,人咸驚異。居半載,入天谷洞不出。洞門書‘三豐游此’四字,時已一百余歲矣!”

鶴鳴山不少名勝古跡,都與張三豐有關,如訪仙巖、迎仙閣、天谷洞、張神仙祠、張神仙祠堂記碑、迎仙閣記碑。

永樂十五年(公元1417年),龍虎山道士吳伯理,奉明成祖御旨,捧御書入鶴鳴山,迎請真仙張三豐,建迎仙閣。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張三豐】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臺。
  • 在《古風》其七中李白寫出其與名道“千歲翁”安期公相見場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則描述李白在嶗山東海親嘗安期公所贈之棗。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東巡瑯邪之中,在嶗山曾經召見過這位比彭祖還壽長200年的安期公,密談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師從河上公。當年,安期公離開時,給秦始皇留書并留言,“千年之后,求我于蓬萊山下。”(漢劉向《列仙傳》,晉皇甫謐《高士傳》)但千年以后,卻是李白親嘗安期公所贈之棗,并和安期公一同暢游天庭。莫非歷史深邃的時空中藏有更深的謎底?
  • 東晉以后,山水游記體詩文開始受到關注,從唐朝開始,游山水已擴大到對臺閣名勝、邊塞以及繁華名都大邑之游歷。所以在唐詩中有很多優秀山水詩、邊塞詩。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長期游歷經歷。這種游歷除了游賞名山大川、增聞廣見之需要,還有出于對佛、道之信仰而尋仙訪道的目的。李白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云:“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他是游歷詩人的典型代表。
  • 明王宗岳《太極拳經》云,武術有很多門派,雖有區別,不外乎以壯欺弱,以慢讓快。這種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的打法,只能說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極拳則不然。張三豐《太極拳歌訣》說,不是因為手快,也不是因為手慢,而是太極拳能夠煉出太極的功能。意念指揮著太極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為沒有用力,在人看來就是“四兩撥千斤”。
  • 《王征南墓志銘》記載,張三豐“夜夢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單丁殺賊百余”……玄天上帝授命張三豐創太極拳,必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當今內家武術形成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劍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領,沒有一個超出張三豐的太極拳理論。
  • 太極拳一上來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觀念,眼見不為實。太極拳動作緩、慢、圓,看上去發拳、發掌都很慢,可是卻能先打到看上去發拳、發掌很快的對方。太極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機,所以人這邊無論怎么快也沒有他另外空間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較對人眼看不見,古人稱之為內功、內力。真正的功夫由內來,太極拳開內家功夫先河,精妙絕倫。
  • 儒釋道的爭執和相互詆毀,把人帶入對儒釋道理論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釋道又互相滲透,使人忘卻修煉的初衷。張三豐在《正教篇》講到其實只有兩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實質的作為是什么。“古今有兩教,無三教。奚有兩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圣人。圣人之教,以正為教。”(《正教篇》)
  • 張三豐的《大道論》約五千字,意境高遠,用平實的語言說明大道之源,闡述遠超當時世間儒、釋、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觀,論述天地間產生物質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點迷津。誠如張三豐所說,“予論雖俗,義理最美,所謂真實不虛也。”
  • 元末明初,張三豐大道成真,超凡入圣。隨后明成祖朱棣大修武當,在大明朝再次興起歷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為主神、張三豐為祖師的武當道家修煉法門,吸引了大半個中國的朝拜香火,高峰時,家家安鼎,戶戶煉丹。
  • 延祜元年(1314年),張三豐六十七歲,三十幾年訪道求真不得,眼看著身體漸漸衰老,乾坤茫茫,何處問大道?三十多年往來名山古剎,十萬黃金撒手空,萬般辛苦,衣破鞋穿師難面。張三豐點燃香炷,祈求神開示,炷香預示他向終南山去尋訪。張三豐依神示登上終南山,發現火龍真人正在等他。張三豐百感交集,相見恨晚。
  • 張三豐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堅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張三豐佩劍攜琴,離開遼陽老家,經太行山脈,首先來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恒山。張三豐在望仙嶺上結廬,潛心尋道。悠悠十六載,未遇大道,轉而東走齊魯(今山東),尋找神仙世界。
評論

特码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