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qyinvo.tw

Chrome四分衛 谷歌盲人律師的多采生活

【大紀元2019年06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秀華綜合報導)雙目失明的谷歌律師陳杰克(Jack Chen),每天靠著一根枴杖,自己從新澤西家里坐地鐵通車到紐約市區內的谷歌辦公室。下班后,他要先通過川流不息的街道,到達擁擠雜亂的地鐵站,再坐地鐵回家。對失明的他來說,上下班的路程,已是馬拉松式的挑戰。

“Penn地鐵站里的桿子和柱子曾讓我很困擾”,他說,自己剛開始時常常撞到這些柱子,“但后來我發現,在經過第一根柱子后,只要我的行走方向改變45度,我就不會再撞到其它柱子了。”

陳杰克從福特漢姆法學院(Fordham Law School)畢業后,于2010年進入谷歌工作。他剛開始是專利律師,2014年成為谷歌瀏覽器 Chrome 的產品顧問。對陳杰克而言,這個職位相當于 Chrome 的四分衛(在橄欖球中,四分衛通常是進攻組的領袖)。

 

陳杰克曾就讀于哈佛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計算機科學專業;在進入法學院之前,還曾在 AT&T 公司實習, 在總部位于紐約的 Xanboo 公司擔任系統工程師一職。進入谷歌工作前,陳杰克是 Kenyon & Kenyon 公司紐約辦公室的專利與商標代理人,還在 Baker Botts 工作過三年。

身為律師,陳杰克必須“閱讀”大量的文件。雙目失明的他怎么辦呢?他借助屏幕閱讀器(screen reader)和 iPhone,用耳朵“閱讀”。為了消化每天大量的文件,他把屏幕閱讀器的速度設置為每分鐘620字左右。對于沒有受過專門訓練的人來說,這種速度根本就是非人的語言。

陳杰克說他小時候還能看到光、顏色和模糊的物體形狀。他記得小時候在街上騎自行車時,還能藉由深色馬路和人行道不同的顏色來辨別馬路走向。他覺得孩提時這些經歷對他完全失明后的生活很有幫助。

“當時我基本上無法看到車子,只能依靠聲音來辨別是否有車子經過”,陳杰克說,“還好當時沒有很多電動車。”

這位雙目失明的谷歌律師在十六歲時完全失明。他在作第八次還是第九次改善視力的眼科手術時,手術失敗了。 “之前的手術已經損壞了我一只眼睛的視神經”,他說,“另一只眼睛在作最后一次手術時,在最關鍵的時刻,我的頭不自由主地動了一下,導致那只眼睛視網膜破裂了。”

盡管在十六歲就完全失明,但他不只在功課、工作上有杰出成績,在運動方面也不輸一般人。他曾參加過五次鐵人三項,包括包括2.4英里(3,860公尺)的游泳、112英里(180公里)的自行車比賽和26.2英里(42公里)的馬拉松。

在游泳和馬拉松比賽中,陳杰克會用一根繩子鉤住另一位參賽者來參賽。他在自行車比賽中,是騎雙人自行車。能做到這些,要依靠超凡的毅力。律師說他在準備上次鐵人三項時,每天凌晨3點起床訓練完之后,再去上班。

 

除了鐵人三項,陳還征服了世界高峰。2012年,他攀上了坦桑尼亞的的乞力馬扎羅山。“乞力馬扎羅山是世界七大高峰之一,但可以不用專業的登山裝備即可攀爬。當時我沒有太多時間學習攀巖技巧,所以選擇了乞力馬扎羅山。”陳說,“我想試看看如果自己喜歡的話,再入手專業裝備,挑戰其它世界高峰。”@*

資料來源:Big Law Business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