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qyinvo.tw

7.20法輪功反迫害二十周年系列報導

麥塔斯:中共活摘器官是“慢性群體滅絕”

2019年6月17日,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冠奇/大紀元)
2019年6月17日,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冠奇/大紀元)
人氣: 6559
【字號】    
   標簽: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唐義一倫敦采訪、張小清編譯報導)英國“獨立人民法庭”上周宣布終審判決,指中共當局一直從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犯下反人類罪。在倫敦現場聆聽法庭判決的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中共大規模屠殺良心犯盜取器官同時構成“群體滅絕罪”,只是具有一些特殊性。

他指出,法庭用“犯罪政權”代稱中共,已指明中共的一些當權者是犯罪黑幫;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貽害了全人類,也使之走向自我毀滅。

要制止活摘器官的邪惡,麥塔斯認為法輪功的“真、善、忍”準則是關鍵,同時,要通過海內外協力避免“共犯”,來改變現狀。

(續上篇

中共活摘器官是“慢性群體滅絕

獨立人民法庭的判決書中提到,中共長期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犯下反人類罪和酷刑罪,但在“群體滅絕罪”方面未有定論。

麥塔斯說,法庭收到建議書,稱活摘參與者們不具有消滅法輪功群體的特定“意圖”,而意圖是國際刑事法庭定罪“群體滅絕罪”時所必需。法庭擱置了此爭議,轉由聯合國大會向國際刑事法庭提出建議。

麥塔斯贊成法庭在“確鑿事實”的基礎上審視問題,即參與者是否有“消滅群體的特別意圖”不重要,真正有決定性的是“實施”。

“國際法庭的法條說,知情已經足夠,知情就包括視而不見。即使你說你不知情,如果你只需要問個問題而你卻不問,那你就有‘意圖’,是明知故犯。”他解釋說,國際法庭給一些人定過群體滅絕罪,“因為高層的意圖就在那里,他們不需要判定基層是否有充分的意圖”。

在與他人合著的文章《中共對法輪功的‘慢性群體滅絕’》(Cold Genocide: Falun Gong in China)中,麥塔斯曾提到,對法輪功的迫害超過傳統意義上的群體滅絕。

他解釋說,“我們過去看到的群體滅絕都很迅速,且人人都能看得到;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則是緩慢進行、相當隱蔽;而這只是快慢的差異,兩種情況都屬于群體滅絕。”

他同時指出,對法輪功的大規模屠殺“有一種特殊變數,有些與眾不同的特性”,即“法輪功不是族群而是信仰,人們因信仰遭殺害;如果他們放棄信仰,就不會被殺” 。

“殺害良心犯盜取器官這件事引人注目的一點在于,他們不是殺死所有良心犯,而是根據宗教信仰挑選:殺害的是藏傳佛教徒,是維吾爾族穆斯林,是基督徒,是法輪功學員。”

為什么中共政權只對有宗教信仰的人如此惡毒?麥塔斯認為,中共在切斷人與上天的聯系,“他們將宗教視為意識形態上的威脅、視為競爭對手,對此絕對擔心。”

麥塔斯援引波斯尼亞起訴塞爾維亞在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施行群體滅絕一案的例子,當時國際法院(ICJ)在仲裁時表態,“不是所有人都被殺”這一點并不重要。

他解釋說:“即使你只是殺死或試圖殺死其中一部分人,已經犯下群體滅絕罪。”

他也將中共的群體滅絕與納粹大屠殺做比較,“納粹大屠殺的特殊之處不在于反猶太主義——那早已存在,而是火車、毒氣、機槍和坦克,是技術的發展使大規模殺戮成為可能;活摘器官也如此,移植技術的發展成為大規模殺戮的武器,殺人斂財不稀奇,但以這種方式牟利,前所未見。”

法庭提“犯罪政權”?麥塔斯:犯罪黑幫在掌握政權

人民法庭的判決書中用“犯罪政權”(Criminal State)指稱中共,麥塔斯提醒,這里不是指作為法律實體的國家,而是那些當權者,是指“有一個犯罪黑幫掌握著政權,不是說中國本身有不正當作為,是掌權者行為不端”。

“中共有一種慣用的宣傳手法,就像他們說我、喬高和葛特曼是‘反華’,他們把中共等同于中國,但這不準確。”在他看來,“中國共產黨更‘反華’,他們和中國人作對,在殺害中國人、貽害中國;而我們沒有,相反,我們力挺中國,為中國人的權利站出來發聲。”

他接著說,“中共不是中國,從歷史上、文化上都不是。它是西方來的。共產主義是馬恩列的意識形態。現在當權者雖然是中國人,但他們是以西方的意識形態和語匯治國;真正的中國正好是他們所壓制和遮蔽的。”

麥塔斯認為,法庭使用“犯罪政權”一詞,對于各國和中共打交道或許是很好的提醒。

“我們有如處在二戰前的世界,那時幾乎沒有人想直面納粹德國。”他說,“我從很多駐外辦公室(駐華使領館)聽到的回應,都和二戰前內維爾?張伯倫的想法差不多。張伯倫在二戰即將爆發前還在提‘我們時代的和平’。”

這正像很多國家政府對中共活摘罪行的回應,“他們生活在幻想世界,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愿意調整自己面對現實,我希望他們能如此”。

迫害法輪功貽害人類 中共自我毀滅

就法庭認定的反人類罪,麥塔斯闡釋說,“其受害者是人類,超越受害個體的范圍,影響到所有地方的人群。”

就影響方式而言,他列舉,“一種是使人們喪失這種特殊的精神信仰,阻礙了法輪功這種精神價值和準則讓人類普遍受益。”另一方面,“法輪功學員不僅僅是修煉,也通過很多其它方式裨益社會;而由于這樣的罪行,社會損失了這種廣泛的貢獻。”

“這是雙重受害。”他總結說。

麥塔斯更指出,法輪功被打壓,以及中國發生的所有人權侵犯,都是共產主義危害的結果。“有共產主義政權就有侵犯人權,大家已經普遍認識到了,這也是為何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國分崩離析。”

從羅馬帝國的前車之鑒,他也看到了中國的未來。

“當基督徒的精神價值興起,與羅馬帝國的意識形態發生對立;法輪功非常受歡迎,與中共的意識形態對立。羅馬人最終在君士坦丁那里接納基督教,我可以預見中國也會發生類似的事。”

“中國將來不會再由共產主義領導,無論如何,共產主義不會存在下去”,麥塔斯說,“共產主義是毀滅性的,最終會自我毀滅,中國要保持一體,共產主義必須被取代。”

傳播真相制止活摘 “真、善、忍”是關鍵

他也感到,法輪功的“真、善、忍”準則是普世價值,在制止活摘的過程中非常關鍵。

“‘真’在這個問題上特別重要。我們必須讓更多人參與,越多越好,唯一辦法就是讓他們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他說,“探尋真相需要貫之以‘真’的精神,傳播真相也如此,真實訊息會促使關注人權的人行動起來。”

善和忍的理念“從平和方面、行動方面發揮作用,關系著溝通方式”,他認為,“真、善、忍準則全都重要”。

他感到憂心的是,“多數人只知道他們身邊的世界,如果事情不在他們眼前、在自己身上發生,就一無所知。”

“為什么我們現在看到維吾爾族人受迫害?是因為人們先前沒有制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他認為,如果在法輪功受害時活摘器官停止,就不會看到維族人被活摘,“部分原因就是人們視而不見,即便他們歷史上也遭受過生靈涂炭的苦難。這就是為什么傳播真相、呼吁關注如此重要。”

多途徑避免“共犯” 將改變現狀

他表示,活摘器官獨立調查的深入將著眼于兩方面:“改變在中國發生著的事情,改變世界各地為避免與中共沖突而發生著的事情。”

麥塔斯樂見習近平治下許多迫害法輪功的元兇落馬、被抓,但他也看到,中共的鎮壓在新疆有增無減。他認為,改變中國歸根結底得由中國人完成,外人可以影響中國,但只有中國人能決定中國的命運。不過,“在敦促他國不要成為共犯方面,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也正在做。”

他認為真相傳播途徑應多樣化,如人民法庭“面對全社會召開聽證會,有證人出庭,人們可以真切地看到并聽到”,這不同于獨立調查員形諸文字的報告。

他也感到,法庭談到國際法的“普遍管轄權”,為避免共犯指明了路,“我認為每個國家都應該做的一件事就是立法,允許起訴那些在中國和他國參與活摘器官的人,并且禁止他們移民。”

他認為,避免共犯應拿出一整套補救措施,包括“立法強制個人報告器官移植旅游,為病患提供咨詢及醫療合作制定詳細的倫理標準,從民間進行干預補救,以及解決尸體展一直在全球巡回展出的問題”。

麥塔斯表示,他個人會在這兩方面繼續努力,也對前景充滿信心,“我要說人們普遍懷有同情心,很多不同國家都有行動,我認為真的很有希望改變現狀”。

作為猶太人的麥塔斯,是從研究納粹大屠殺開始契入人權事務的,說到為何持續參與制止中共活摘暴行,他說,“殺害無辜者盜取器官是邪惡的,我想沒人會有爭議,也讓我非常震驚。”

從2006年開始,麥塔斯針對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全部是自費。他說,自己義務做這件事,“部分原因是想保持獨立,這會讓你的調查更可信;其次,義務工作時,你是自己的老板,可以進退自如、暢所欲言。處理人權事務時,我覺得不應為客戶而做,應該根據原則行事。”(完)#

視頻:中共政府搖錢樹 最骯臟秘密大公開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6-28 11: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