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利沖突時 徽商們的不二選擇

作者:劉曉
自明代開始,徽商就已有“儒賈”即“儒商”的美稱。迄今在徽州地區,還流傳著一些以仁為本、重義輕利、以義獲利、至誠至信、積善鄉里的徽商的故事。圖為坐落在黃山腳下徽州黟縣。(梁睿/大紀元)
  人氣: 317
【字號】    
   標簽: tags: ,

在很多現代人眼中,商人總是唯利是圖、見利忘義和善耍奸計的。然而,古代不少地區的商人,受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仁義禮智信”思想的影響,都能誠信經營、仁以待人,且遵守契約,這其中的代表就是在明清時期書寫了中國商界數百年的傳奇的徽州商人。

徽州是南宋理學大師朱熹的故里,儒家思想在徽州占有極其崇高的地位,有所謂“儒風獨茂”的說法。徽州人不僅在州內遍設學堂、廣立書院宣講儒家思想,而且還在家典、族規中告誡族人必須遵循儒家的道德規范。從小浸染在這樣的氛圍中的徽商自然深受儒風陶冶。自明代開始,徽商就已有“儒賈”即“儒商”的美稱。迄今在徽州地區,還流傳著一些以仁為本、重義輕利、以義獲利、至誠至信、積善鄉里的徽商的故事。且看他們在面臨“義”和“利”沖突時的不二選擇。

絕不賣黑心米

徽州歙縣米商胡山常年在湖南嘉禾地區經營。有一年,嘉禾地區遇到了特大旱災,糧食非常貴,一斗米要賣一千文錢。即便這樣,市場上也沒有多少糧食賣。

這一天,胡山從外地運來了一批糧食,正準備開門賣米,有幾家米店的老板來找他,說他們幾個人已經商量好了,還是想按照以前的米價賣米,但是要往米里摻一半陳米、霉變的米和雜米,這樣才可以賺到錢。

胡山聽后非常吃驚:“糧食是保命的,怎么能摻假呢?”“你們為我好,我們更應該為老百姓好,災荒年里,災民們已經很可憐了,我們有吃有穿,應該更多地體諒他們。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不能為一己私利違反天理呀。我堅決不做這等昧良心的事。”不管那幾個米商怎么勸,胡山都嚴詞拒絕。

被拒絕的米商非常生氣,就在胡山開店賣米后,也開門賣米,但價格一斗便宜五文錢,這是要逼胡山向他們妥協。很多在胡山米店買米的人聽說后,馬上去別家店買,還指指點點說他借機牟利。

胡山堅持賣不摻假的米。示意圖。(fotolia)

胡山知道,即便他們便宜五文錢,也還有很大的利潤,但他固守自己的理念,巋然不動。

過了幾天,一些在其它米店買米的人紛紛要退貨,因為米里有沙子,米飯有霉味,米蟲也很多。那幾個米店老板辯稱新進的米就是這樣,因為收成不好。可是,那些買了胡山米店的米的人卻說,米沒問題,很好吃。人們這才恍然大悟,紛紛到胡山的米店來買米,并稱贊他的米店是“良心店”。

而那幾個往米里摻東西的米店老板,雖然最初幾天生意興隆,但最終賠了很多錢。

將有毒貨物付之一炬

清朝乾隆年間的糧商吳鵬翔,是休寧縣人,常年在漢陽做生意。有一年,吳鵬翔做胡椒生意,與人簽合同后買進了800斛胡椒。“斛”是古代容量單位,800斛差不多相當于今天的8000公斤。

很快,賣主將貨品發到,可是吳鵬翔手下有人發現這批胡椒有毒。后來,消息輾轉傳到了賣主的耳中,擔心出售有毒貨物的事情被曝光的他便求吳鵬翔退貨,并中止合同,同時將貨款退還。

出乎人們意料的是,吳鵬翔拒絕了賣主的請求,不僅沒有退還貨物、收回貨款,反而不惜讓自己面臨巨大損失,將有毒胡椒付之一炬。有人詢問其原因,他說,如果賣主收回胡椒,一定會再次轉售,這樣將會坑害很多人,而自己將有毒胡椒全部銷毀,就可以避免大規模中毒事件的發生。

大家聽了后,都非常敬佩他。可以說,吳鵬翔之舉,體現了徽商遵循儒家“明允篤誠”、“取予有節”精神的品質。

還有在乾隆四十八至四十九年間,湖北大旱,大米的價格飛漲。剛好吳鵬翔從四川運來了數萬石大米,但他并沒有趁機漲價,而是以低價銷售,幫助當地百姓渡過難關。他因此不僅贏得了百姓的口碑,而且得到官方多次的褒獎。

《休寧縣志》對吳鵬翔的評價是:“為人慷慨、見義必為。”

“寧可失利 不能失義”的茶商

清朝乾隆、嘉慶年間的徽州婺源人朱文熾是一名茶商。清光緒《婺源縣志》記載,朱氏“性古直,嘗鬻茶珠江,逾市期。交易文契,熾必書‘陳茶’兩字,以示不欺。牙儈力勸更換,堅執不移。屯滯二十余載,虧耗數萬金,卒無怨悔”。

大意是說,朱文熾個性古板直率,曾經到珠江販茶。由于路途遙遠和艱難,等他們到達后,已經錯過了大宗交易的最佳時機。他帶去的本來是剛上市的新茶,由于路途耽擱而成了陳茶,于是他在出售時就主動在一塊大牌子上標出“陳茶”二字,以示沒有欺瞞。

茶商朱文熾寧可賠錢,也堅持不將陳茶當作新茶出售。圖為西湖龍井茶葉。示意圖。(大紀元資料室)

當時珠江地區的牙儈(業務經紀人)多次竭力勸說他把“陳茶”的牌子拿掉,因為新茶與陳茶價差很大,這樣他們賺不到錢。但是卻沒有什么用,在朱文熾看來,“不能昧著良心賺不義之錢。”即便虧損巨額金錢,也無怨無悔。

朱文熾從事茶葉經營二十多年,他始終踐行“職雖為利,非義不可取也”、“寧可失利,不能失義”的商業信條。后來他成為腰纏萬貫的大富商,人稱“朱百萬”。他回到老家后,為自己14個兒子子建了14幢新房子,還建造了氣勢恢弘的朱氏宗祠。他并請時任大學士的曹文埴之子曹振鏞為祠堂寫了一幅楹聯:“承先哲之儀型作室構堂水繞山環宗地脈,啟后坤之俊秀知書識禮蛟騰鳳起喚人文。”

結語

徽州黟縣商人舒遵剛曾對“義”和“利”的關系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他認為“義”和“利”是源和流的關系,有源才能有流,源“豐”流才能“充裕”。如果見利忘義,就等于自塞其源,自斷其流;反之,如果利從義生,則不僅流不枯竭,源也得到擴充。

徽商的“利義觀”對今天的商人們,顯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啟迪作用。@*#

參考資料:

《徽商故事》,安徽師范大學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臺。
  • 在越王成就霸業后,深諳勾踐品性的范蠡選擇了功成身退。他帶著家人、弟子,輾轉來到了齊國,并將自己的姓名改為“鴟夷子皮”,意思是“有罪被放逐的盛酒的皮囊”,目的或者是為了打消當地人的疑慮。眾人在海邊結廬而居,并墾荒耕作,同時兼營商業。沒過幾年,就積累了數千萬的家產。
  • 大約在近五千年前的黃帝時期,中國人就有了早期的商業行為,即進行商品交換。《淮南子?覽冥訓》中說黃帝時“市不豫賈(價)”,意思是說沒有亂喊價錢的商業欺詐行為。上古百姓天性淳樸,樂天知命,自然在商品交換中也保持了一種美好的狀態。
評論

特码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