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近日偶讀黃仁宇回憶著名歌詞作者田漢的文字,感慨系之。 黃仁宇抗戰時因與田漢長子田海男是軍校同窗好友而結識田漢,并與田海男一起得其關照,成為國民黨抗日名將闕漢騫...
曾任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國防部部長、總統府資政等職的閻錫山說過一句特別精辟的話——“中共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貍精”。
看過電影《劉三姐》的,一定會被影片一開始的畫面所吸引,只見青山綠水間,小舟正在清澈見底的河面上捕魚,魚鷗在水面翻騰往來,把魚送給船頭站立著的老翁,這時美麗的歌聲從遠處順著江水傳來,遠遠望去,一位美麗的姑娘如同天仙一樣飄來,你的心中會自然而然的生出一念,這是神仙來了嗎?她就是歌神劉三姐。
受其連累,他在外交部當醫生的二兒子,在中國醫學科學院工作的四兒子,也都被打成“右派”,最小的兒子則被安上了“組織反革命”罪,被勞動改造。李康年精神和身體受到了雙重打擊。
世界上只有不信神的人,沒有不信神的民族。人性是本善的,人是可貴的萬物之靈,是神所看護的生命,而共產黨這個東西它是反傳統反神迷戀暴力的,所以它只能找那些反傳統不信神的人附體,這必定會遭到正常人的反感和反對。制造仇恨崇尚暴力發動暴亂制造恐怖是它在世間立足的手段,以此來恐嚇善良的人們對它們予以姑息和縱容。
在我眼里,《花為媒》不過是一臺美麗的民俗小喜劇,節日婚嫁等民俗活動時,敲打起來開心消遣的熱鬧劇,內容既不牽涉神佛,更不觸及政治,這么一出表面看來深度有限的小劇,在1963年被拍成了電影,因為演員個個都是演技一流的藝術家,電影拍的非常好看好聽,可根本沒有公映就被槍斃了,一禁就是十五年,這是為什么呢?
共產主義運動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浩劫,最大的噩夢,其為禍之烈,古往今來,可謂無出其右。
關于七仙女下嫁凡人董永的傳說,是中國古代最重要的神仙故事之一,有著和嫦娥奔月同樣的份量。在魏晉時,就已見于曹植的《靈寶篇》和干寶的《搜神記》,從唐代的《董永變文》,到宋元話本《董永遇仙傳》、再到明代青陽腔《織錦記》都說的是一樣的故事。
上個世紀50年代,中共主流看法是《水滸》是描寫歌頌農民起義的,所以受到吹捧。文革時期,《水滸》先被當作封建文化的糟粕棄之毀之,后來在毛的指導下又獲“重評”。文革后期,毛下指示開始批《水滸》。
霍夫曼說得好,軍隊不可能也不能違背人民的意愿,軍隊也不應是黨和國家領導層對付內部矛盾、維持自身統治的工具。
幾年前,中共央視“足球之夜”到中國足壇泰斗年維泗家里談起他的得意門生,提到胡登輝,卻找不到照片,年老頓時愴然涕下。
1962年中印邊界戰爭是個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葩,歷史上戰爭都是為了得到領土、美女、財寶或立威等,此戰的勝利方卻丟失大量領土,僑民被迫害,兩國人民結怨。試想一想中共此戰究竟想干什么?
善與惡,好與壞,看看歷史,看看今天,什么是正的,什么是邪的,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是服從命令,還是服從良心,在一念之間,可結果卻是天壤之別。
中國——世界中央之國,神州-神的故里,中華大地——人類文明的搖籃!
其被信奉“西來幽靈”的中共幾十年的破壞,是因為中共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是切斷守護中華民族的龍脈。
趙丹,祖籍山東肥城,1915年出生于揚州,父親趙子超,時任北洋軍閥營長,母親黃秀芝是當時出名的揚州美女。2歲時趙丹隨父母遷居于南通,后來父親開辦電影院做經理。16歲時,趙丹考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習國畫,但他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參加學生運動和劇團的演出上了。
在安濟橋按照中共的意愿整修完后,中共卻下令封橋,禁止通行,將其變成了一道擺設,后來還在其旁邊另設一道便橋,而對于同樣歷經千年且已殘破的永通橋,則任由車輛人馬通過。中共究竟重視的什么,不是一目了然嗎?
1959-1962年特大饑荒,餓死人數約7500萬~1億2500萬(見第一、二集),大多數餓死在1959年秋冬至1961年秋收前的約兩年中。期間有兩個死亡高峰期:1959年冬~1960年春的半年多時間;1960年冬~1961年春的半年多時間。夏天和秋天是糧食作物成熟季節,期間餓死人的狀況緩解。4年特大饑荒中,中共高層政治決策有兩個很關鍵的轉折點。否則,餓死人...
1989年6月4日的槍聲讓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不僅在國內更在國際社會上消失殆盡。但不久,美國克林頓政府抱著“經濟自由會帶來政治自由,只是需要時間”這樣的想法,帶著“美中經貿發展將促進中國人權進步”的樂觀斷言,作出了將中共納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決定。2000年10月10日,克林頓在白宮舉行了隆重的《2000年美中關系法》法案簽署儀式。當時克林頓說:“你們將記...
中共在胡耀邦和趙紫陽時代,由于二者在堅持政治體制改革上觀點一致,給當時的中國開創了較為寬松的政治環境。上世紀80年代,中共裙帶關系形成的利益階層利用經濟上的“改革開放”,開始了明目張膽的官倒和貪腐,引起廣大學生與社會民眾的強烈不滿,自1986年開始,學潮運動在全國時有發生。
今天讀了一篇好文章,題目叫《也不知有多少人后悔“走上革命道路”》,作者粱之在文中說:“大半個世紀后的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近七十年前參加中共,跟著‘鬧革命’者以及那些革命者的家人‘后悔走上革命道路’的文字。”“題目用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即‘有很多’之意,可事實上恐怕是‘很多很多’,數不過來的多。”作者特別舉了韋君宜的例子。
丈夫被關進來3個月,就因為受不了折磨,拿墊床腿的磚頭砸碎了自己的腦袋,自殺了。這個消息是在兩年多后她被放出來時才聽說的。
女孩的媽媽去北大荒領丈夫的遺物時,除了幾件破衣服等,就是這本畫報和一個日記本。在流水賬的日記中,女孩的爸爸寫了這樣一句話:“我從《人民畫報》上找到了她,她太可愛了,我興奮地直哭!”
1959年是中國四年特大饑荒餓死7千5百萬至1億2千5百萬農村人口的第一年(估算方法請見前文http://www.qyinvo.tw/b5/19/9/24/n11543039.htm)。從上一年,即1958年下半年開始,云南省、江蘇省北部農村缺糧餓死人的消息就上了供中共高層看的內部期刊。還有各省的黨委、政府的相關部門,給中央或者國務院報告本省缺糧的...
10月1日是中共建政日,但或許少有人知的是這一天也是紐倫堡審訊對納粹黨領袖宣判的日子。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是一部解開近現代人類密碼的巨著,是認識紛繁復雜的當今人類社會難題的金鑰匙,是一本現代人類的警言集,是人可以讀懂的一部白話“天書”。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是一部解開近現代人類密碼的巨著,是認識紛繁復雜的當今人類社會難題的金鑰匙,是一本現代人類的警言集,是人可以讀懂的一部白話“天書”。
國際社會通過對“天安門自焚”錄像的技術分析,通過來自方方面面的嚴謹求證,已經證明其為江、羅流氓集團蓄意栽贓法輪功的偽案。
政變計劃是由江澤民主導、曾慶紅主謀、周永康憑借政法委第二權力中央負責實施,聯合江系軍中勢力,意圖另立中央,廢掉習近平,推薄熙來上位,江系人馬為此蓄謀已久。
這個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外國人、外國名人是相當地仰慕中華文化。在他們的眼中,古老的東方文化是那么的迷人,是那么的美好。
共有約 3317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預報員說,美國中部和東部部分地區的人們要做好打冷顫的準備:在接下來的兩天里,本季最冷的空氣將不請自到。
特码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