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吐為快
我愛新疆,她是生養我的地方。好久沒有很認真地去寫一篇文章了,執筆的時候就顯得尤為生疏,這只是一個開始,控訴的開始,我不會說一些“經典”的腐敗案,達到讓大家覺得以...
我的采訪標題為“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驚天內幕 真相被藏于陰道帶出”,當然采訪隨后被和諧。但是我從中得到了關于法輪功信徒的一些信息。
我自己是漢族人,在國內時對維族的興趣點,僅限于在我所在的城市不定期的去巴依老爺撮一頓,和憧憬一下去新疆的旅游。在了解到維族人被有計劃的進行民族改造,人間慘劇每時每刻發生在這片土地上時,不論你是漢族人還是其他民族,從做人的角度而言,良知與正義促使我應該為弱者發聲。
2016年,警察在石景山區所有的幼兒園,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我的兒子上學。我的兒子泉泉便失學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就在那年,機緣巧合,我找到了一家接受我們的私立學校。兒子泉泉終于上學了——幼兒園大班。
香港時局世界矚目。路透社9月2日公布了林鄭特首的一席閉門講話的錄音,達24分鐘。據說這是她上星期同一組工商界人士的談話,全程英語發言。
兩岸三地知名臺灣作家、曾長住香港的龍應臺2日在臉書首度打破沉默,針對香港反送中的情勢,以及一些大陸人對香港的撻伐,發表評論文章,指香港人的五大訴求,其實也是中國人的追求。當局如果用武力鎮壓,恐怕不是香港背叛了他的“祖國”,而是他的“祖國”背叛了香港。
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因為支持自由民主,支持香港反送中,被中共抹黑成“賣國漢奸”,“亂港頭目”,而真實的黎智英是怎樣的人,中共則全力封殺,近日,微信上一篇“黎智英其人其事”文章試圖還原黎智英部分真相,但被刪除。
中共官媒“中國(中共)日報”(China Daily)對香港大游行進行了報道,但內容卻令人目瞪口呆之后,又捧腹爆笑。
他曾經是中共軍人和中共黨員,因刻制《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光盤傳給友人,就被判刑三年,只因光盤里附有《九評共產黨》、《江澤民其人》的電子書。刑滿回家后,妻子竟要與他離婚,到底發生了什么?此文是作者本人的親身經歷。
就在近期美中貿易戰連續升級、相互加稅炮火不斷的“硝煙彌漫”之中,華為公司成為了一道令人矚目的身影。但一些中共官媒在宣傳中對華為公司遭到“封殺”感到不公,為其喊冤,但實際上,如果回頭看看中共反美反了這么多年的做法,華為真的一點兒也不冤。只能說華為這次“摔得狠”,就是因為它站在了中共的“肩膀”上。
有的醫生砸患者的錢,高收費;有的醫生對沒病的患者卻騙說有病,把小病說成大病,都是為了騙錢。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絕對不會隨波逐流,要逆流而上,截窒世風下滑。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雜志《新聞戰線》前總編輯胡欣,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從該報社三十六號樓十九樓躍下身亡,終年六十六歲。有網絡媒體稱胡欣生前疑患抑郁癥。網絡也流傳胡欣自殺的原因,遭網管刪除。
周李夫婦是廣州市荔灣區居民,因拆遷補償問題上訪多年,并因此曾被判刑,被行政拘留更是家常便飯。這次周李夫婦以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罪再遭刑拘,起因是中非論壇峰會期間,夫婦二人赴京,被北京警方拘留遣返。因孩子年幼,李小貞取保獲釋。
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如若您能善待妹妹蔣立宇,把“槍口抬高一厘米”,自然功德無量,也同樣是您善良之心的體現。
譚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環保維權人士和網絡作家。因調查搜集四川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死難兒童名單,并在網上發表《公民獨立調查報告》,觸怒四川當局,成為當局殘酷迫害的對象。九年前的8月12日,譚作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在四川開庭。
近日的假疫苗事件持續發酵,不但一眾明星紛紛喊打,連中共領導人也不得不開炮,大叫 “觸目驚心”,“突破人的道德底線”。
這份所謂“榮譽證書”是我在給他整理書籍時偶然發現的。劉軍被評為“先進個人”背后的具體原因是,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尤其是強行要求與修煉法輪功的妻子劉秀鳳徹底決裂(離婚)。這張“榮譽證書”是中共河北省淶水縣委迫害法輪功和破壞家庭的證據。
心希望您別再參與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善待自己、保護自己。
剛到澳洲時,我在華人餐廳打工。那段時間,正值《看中國》報連載我的“上海女囚”,大紀元上也有我尖銳的時評。曾有個上海老鄉眼神閃爍地問:你寫文章為什么不用別名?我哈哈大笑:在上海我都實名撰文,難道到了澳洲要偷偷摸摸?
有個略微生僻的成語叫上梁抽梯,和人人皆知的落井下石同義。別人上了房梁,你把梯子抽走了,別人落井里了,你扔下一塊大石頭,這都是缺德八百輩子的事,是存心想置人家于死地。 這缺德八百輩子的事,偏偏就有人干了。有人抽走了梯子,年輕的工人歐湘斌活生生從三樓墜下摔死了,死在了中國人的大年前,死在了回家過年的期待中。這缺德八輩子的抽梯人不出意外,是此間繁華都市的守護...
畢業那天,班主任對我說:“你要有一顆紅心二個準備,農村是廣闊的天地,大有作為,這是襠媽給你一次鍛煉的機會,你要好好珍惜,不要有什么怨言。”要知道,那時我才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我悻悻離開學校回家,我哪敢怨言,我只有眼淚。回想我啟蒙的第一課,老師教導我們說襠媽比生母還親,我沒有什么感覺,只是和小朋友們隨聲吆喝而已,這次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襠媽對我的“疼愛”——今天不...
神韻交響樂,天音四海鳴。 宇宙凈化期,浩蕩佛恩隆。 五千文明現,猶若照妖鏡。 寶島再慶幸,一票求難能。 黨如聞霹靂,末日倍驚恐。 慌耍黔驢技,呱噪妄抗衡。 魔與正神爭,共黨地痞兵。 中國新歌聲,臺大辦活動。 暴力邪教樂,紅歌血腥風。 正善自禁毒,紅魔露原形。 統促黨鐵拳,不準人拒紅。 惡棍掄血濺,校園撒野瘋。 還叫打得好,行兇...
什么是成功移民?對很多中國移民來說,找到理想工作,買一棟在好學區的房子,孩子能上名校就是成功移民了。而對富豪級的中國移民來說,把巨款和家人順利轉移到國外,同時在中國的生意仍然風生水起,可能就是他們認為的成功移民標志。
只有讓共產黨垮掉,清除共產黨的邪惡理論,幫助中國人恢復正常的生活權利,世界也才會真正安全。
當大學成為消滅童年、浪費青春、消磨斗志、回報渺茫的人生圈套,知識就無力改變個人命運;當大學成為官場、商場、歡場與名利場,大學的謊言就毀了中國精英的生長土壤——可敬的大學,就成了可怕的大學。
雖然格蘭菲爾塔樓的大火早已被撲滅,但外界輿論對這場災難的指責之火有如燎原之勢無限蔓延,黯黯陰云仍密布在英倫上空,抗議者們出現在街頭,矛頭直指市政府乃至首相特麗莎.梅。
近日,中共黨媒喉舌借一“女德班”否定傳統“女德”。有評論認為,傳統女德并不是像中共宣傳的那樣,相反,當下中國所謂的“男女平等”使中國男性失去陽剛與正氣,女性失去溫婉與賢淑。
常常聽到有人說:“我不關心政治,我們小老百姓,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就行。” 乍一聽,似乎沒錯,平民老百姓,頂頂要緊的,是對付眼面前的衣食住行。可仔細一想,又覺得有點不對勁。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你不關心政治,而政治遲早會來關心你。” 這句話不難懂,政治這個詞一般多用來指政府政黨等治理國家的行為。“國”由“家”組成,“家”由“人”組成。 治理國...
如果習近平不能徹底認清共產黨的本質,他就逃脫不了共產黨內的相互傾軋、自相殘殺的邪教鐵律。只要他不解體中共,共產邪靈就會隨時伺機對他反咬一口。
據保守估計,中共的土改殺死了200多萬“地主”,而其子孫后代也連遭打壓迫害。《白毛女》成為中共利用文藝宣傳鞏固暴力統治的典型。近日,一位唱了一輩子《白毛女》的女演員,一位為《白毛女》伴奏一輩子的演奏家,分別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六十年來的親身經歷和感受。
共有約 799 條記錄
特码资料库